十年

安德莉凯利:

神社与婚礼

第一次去镰仓鹤冈八幡宫的时候,就碰上了传统的日式婚礼。即使是日本人,在白无垢的新娘现身后也与外国游客一般兴奋围观拍照。后来发现自己人品真心不错,在下鸭神社、严岛神社都目击到了「神前拳式」。相比都市的欧风小教堂,神社婚礼确实有种“难言的神性”与“静寂之美艳”的合体感。

那么在世界遗产的严岛神社和下鸭神社内举办婚礼究竟需要多少费用呢?好奇心作祟之下去研究了番,发现最基本的套餐在8-10W日元(30分钟,30人规模)左右,也就是说只要6000元人民币就可以在顶级的神社举办婚礼。当然,除去仪式,婚宴会席料理的价格另计,从600-1000RMB/人不等,也不算特别昂贵,其他例如舞乐等附加项目则看新人的腰包是否丰厚了。

东京小沈洋:

东京午夜十一点。

Nikon D800E, SIGMA 50mm F1.4 Art.

安德莉凯利:

軽井沢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 (轻井泽圣保罗天主教会堂)

这座建于1935年,由美国人Antonin Raymond设计的教堂曾经多次在文学作品中登场:崛辰雄《木の十字架》、川端康成《掌の小説》。同时,她也是吉田拓郎等众多名人的结婚仪式举办地。终其人气的原因所在,是她独树一帜的建筑风格:斜屋顶、大尖塔以及几十年后在日本建筑界掀起不小风潮的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裸露混凝土外墙)

如果现在说起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许多人立刻会想到安藤忠雄和前川国男。其实几十年前的Antonin Raymond就开始尝试使用这种建筑手法。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追求的是原始素材(混凝土)带来的清洁感与大拙成巧。但是很多建筑商都不愿意参与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工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没有外护材的情况下,建筑本地抵御风雨的能力较弱,在施工阶段就需要极高水平的管理和维护。同时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对混凝土本身水平的要求也非常高,一旦建材不达标,雨水天就会出现黑点、霉斑各种问题,极大破坏建筑本身的美感。追溯其在建筑史上的应用,最早是法国建筑家,混凝土之父Auguste Perret在Le Raincy的一座教堂的柱梁上做了大胆尝试。之后,由于其很强的自由可塑性,于德国自由表现主意建筑中被广泛利用于曲面塑造。在日本,Antonin Raymond早在1923年就用自己的宅邸进行试验,但是机能主义、合理主义的风潮兴起后,Antonin Raymond的兴趣又转向了直线形态建筑,在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上未曾再有建树。直到二战后,以Le Corbusier(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设计者)为首的建筑家开始重新重视起这种有独特禁欲美的建筑手法并将其广泛应用到自己的作品中。

比较有意思的教会的门前还有小小的石佛像,似乎日本向来不在意宗教的混杂(佛寺里有神社或者神社里有佛像都司空见惯)。出于对信仰的尊敬,非教徒的我们没有入内参观,只在外面转了一圈,有点遗憾又十分满足。

杜兮 Shrek:

傍晚去悉尼的Botany bay散步,一对小情侣拿手机让我帮忙合影。看了看天色,正好带着相机,我说不如我送你们一张更好的。

Roger JJ:

踏遍了每级台阶走遍了每条小道, 回头看看都是你的味道